一笛风

咿呀。

大胆的想法。
舟渡+军队。
我想吸军礼服费渡了。

一个摸鱼出来的夏露露fgo角色卡

Servant Saber 查理曼(ssr)
HP13499/ATK12588
配卡BBAAQ(3Hits/2Hits/3Hits)NP率0.86%
被动技:
对魔力A
骑乘A
主动技:
圣骑士帝EX  领导力10~20+神性特防30+魔性特攻30(3T)(CD7~5)
魔力放出(光)A  红魔放30~50+恶属性特攻30~50(1T)(CD8~6)
王道踏破C  自充20~30+暴伤30~50(1T)(CD8~6)
宝具:
显示王勇吧,遍巡世界的十二圣剑
7Hits红光炮,宝具前10%~30%降防(OC)

白值是按照fgo职介和六维定白值的公式算的,私心做了全ATK补正。
NP率正常,掉星率懒得算了。
圣骑士帝和魔放光的特攻特防是根据fexl设定做的,王道踏破和十二圣剑的副效果是瞎编的。十二王剑的Hit数看起来就很多。

PS:对恶特攻(截至2018泳装三期)包括61位从者,同时触发双特攻的有酒吞和两个茨木,双特攻+特防只有酒吞。

羁绊之后再编。

可能三四年后这就是个完整的故事

  他单手撑着门框,顶着一头狂野的鸟窝,衬衫扣子开了三颗,冲我露出一个自以为帅气的微笑。
  我在揭穿他外形有多蹉跎和把门拍在他脸上之间纠结了一刻,这两个提案都颇具诱惑力,我没能决出高下。施子铭就在这时风度翩翩地一挥手,翘着脑袋走了,嘚瑟的背影犹如孔雀开屏。
  我刚刚真该把火拍在他脸上。



  “小圆啊……”施子铭拖着长调,叫魂似的喊我。
  我懒得纠正他的称呼:“我绝不代人写检查。”
  “肖元少校,”他摆起满脸情真意切,就差从那邪性的丹凤眼里挤出两星泪花,“我们相识三年,一同出生入死,彼此能交付性命——”
  “不能交付检查。”我甩开他贴上来的手,盯着他的眼睛补刀,“三千字,乖。”
  施子铭不依不饶地往我身上挂:“小圆,肖少校,肖学霸,我知道你高考考了六百八,兄弟,不对,儿子求你——”
  他锲而不舍地拽着我循环播放“求你了代个笔嘛”,辅以泫然欲泣的浮夸表情,闹得我忍无可忍:“笔给我,拿回去抄,到时候别交我的字!”
  施子铭少校毫无骨气地欢呼:“谢谢爹!”
  他兴高采烈地转身拿笔,我向后靠在椅背上怀疑人生——我当初为什么会把这么个货色当成人生目标?



  我恨不得一巴掌扇在他脸上:“你他妈还知道危险?还知道单独行动违规?施子铭,你这傻逼真能耐啊,没死在长宁你不舒服是不是?”
  我控制不住声音,嗓子劈得像个泼妇。
  他欲言又止地看着我,终于从一身绷带夹板里憋出一句:“……小圆,你别哭啊。”
  我抬手去抹,手背上全是眼泪。
  真他妈丢人现眼。



  我鞠了把冷水浇在脸上,试图冷静一下。二月末的自来水冰凉刺骨,却丝毫不能镇静我沸腾的脑浆。左脑断定我不止疯了还瞎了,右脑感叹莫不是命中注定。
  它们都承认了我喜欢施子铭。
  我一上午都过得有点恍惚,进办公室时险些把寝室门卡摁到指纹锁上,对着长宁分区的搜查报告看了十分钟,没记住一个字,脑子里晃来晃去的都是施子铭那双该死的丹凤眼。
  我无端地恼火起来,决定晚上把施子铭约去训练场痛打一顿。

大眼儿生日快乐。
我在今天进的文科实验班,今天中美贸易战开打了。
我同学也是今天生日。
贺文还是没写,可能明年写吧。

顾昀出道计划。
某次宫中晚宴上大帅吹笛现场。
长庚:我就不该送他那笛子

上将军笛子乃塞北一绝,笛音在塞上黄昏里悠悠地响,长烟落日孤城闭。
好听是好听,但要么悲怆要么寂寥,从没有过什么轻灵小调。漆将军固然出身江南,但是在日暮时分一身黑甲远眺边关独自吹笛的人,哪里奏得了江南曲?
所以漆悦以笛音和着季晓舞剑时苏央险些把下巴磕在地上,他家将军居然会这种轻灵曲子,简直比蓝妍长公主洗手作羹汤更不真实。
上将军对他参将下巴的状况全无所觉,他似乎心情很好,唇角微勾,笛声越发跳跃灵动。
苏央莫名其妙地觉得漆悦马上能拿他那疾风苦雨愁煞人的笛子吹春江花月夜。他被这太过荒诞的画面惊得险些喷出正喝着的酒,憋得脸色发青。
苏参将要是知道他家将军喂过几十次季晓养的猫,对白云镇的桂花酒情有独钟,并且真吹过春江花月夜,大概能直接噎死。
怪不得他,漆悦这个丧门星似乎天生与“轻柔”“温和”“人情味”无缘,十年如一日地摆一张漠无表情的脸,无论敌将救过他娘的命还是砍过他娘的头都不能让他下令的声音变一下。
漆将军素来被称无情,兴许那双红瞳孔就定了他身上缺乏人味。妖将漆悦听得多了,连苏央都要怀疑上将军还有没有人心。
苏参将总算咽下去那口酒,喘匀了气,这才生出一丝欣慰来。
挺好的,他在笛音剑舞里由衷地想。

半夜发疯。
想写红发没案迦与迦互攻。
太阳alter什么时候实装???

我第一次见到施子铭时,正在跟人打架。

当时我十四,独自路过小巷,看上去有几个小钱,于是被抢了。十四岁的少年血气方刚,独自一人跟三五个小混混打成了一团。

我既没练过跆拳道又没学过防身术,只凭着一股怒气揍人,惨败。他们摁着我的头把我往墙上撞时,忽然被人一个个地摔飞了出去。

来人颇为年轻,一身军服,佩着S3中队的肩章。混混们落荒而逃,他似乎也赶时间,救完人就走,连句话都没说。而我从墙根下慢慢爬起来,摇着被撞得昏昏沉沉的脑袋,冲那个背影喊了声谢谢,也不知他有没有听到。

虽然我很不愿意承认,但从这事之后我一直暗暗憧憬S3中队和那个军服少年。所以我16岁时发现自己能操控火焰之后,亲身诠释了什么叫做梦都能笑醒。我父母忧心忡忡,为阻止军队征召家中独子险些贿赂军官;结果对方软硬不吃,坚称异能力者需入伍以履行对国防的义务。他们又试图对我做思想工作,结果发现他们的儿子已经偷偷收拾了行李。事已至此,他们只得同意我加入S部队的预备役。

两年后我离开预备役,凭着一腔热血在结业测试里拿了第一,成功进入S3中队。进队头一个任务按惯例要双人搭档,施子铭就这样被拎到我面前,张口就喊我小圆。

他大概是在凌晨五点被中队长拎起来的,风纪扣敞着,脸没洗,睡眼朦胧。这人揉着眼睛站直了,冲我看过来:“你就是那个什么……小圆是吧?我是施子铭,请多关照啊!”
我感觉脑子里有根弦将崩未崩,咬着牙迸出一句话:“施子铭中尉,我叫肖元。”

彼时我既没认出这是四年前顺手救我的人,更没想到我会跟这个喊我小圆直到退役的傻逼拿了三次S3中队年度最佳搭档。时至今日我都没想明白我哪来这么好的涵养没有队内私斗谋杀搭档,任凭这朵败坏S3中队的奇葩活到现在。

他全无所谓地点头:“哦,肖元。还是小圆顺口。肖元同志啊,要不你代号就叫小圆吧?魔法少女,多好。”
我强忍住提醒他魔法少女小圆结局并往他脸上狠揍一拳的冲动,尽量礼貌地把任务概况递给这个还没清醒的家伙。

魔术师王杰希生日快乐。
然而作为沉迷fgo的拖延症晚期微草假粉,贺文没写完。
尴尬。

怪我不好好看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