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笛风

咿呀。

我第一次见到施子铭时,正在跟人打架。

当时我十四,独自路过小巷,看上去有几个小钱,于是被抢了。十四岁的少年血气方刚,独自一人跟三五个小混混打成了一团。

我既没练过跆拳道又没学过防身术,只凭着一股怒气揍人,惨败。他们摁着我的头把我往墙上撞时,忽然被人一个个地摔飞了出去。

来人颇为年轻,一身军服,佩着S3中队的肩章。混混们落荒而逃,他似乎也赶时间,救完人就走,连句话都没说。而我从墙根下慢慢爬起来,摇着被撞得昏昏沉沉的脑袋,冲那个背影喊了声谢谢,也不知他有没有听到。

虽然我很不愿意承认,但从这事之后我一直暗暗憧憬S3中队和那个军服少年。所以我16岁时发现自己能操控火焰之后,亲身诠释了什么叫做梦都能笑醒。我父母忧心忡忡,为阻止军队征召家中独子险些贿赂军官;结果对方软硬不吃,坚称异能力者需入伍以履行对国防的义务。他们又试图对我做思想工作,结果发现他们的儿子已经偷偷收拾了行李。事已至此,他们只得同意我加入S部队的预备役。

两年后我离开预备役,凭着一腔热血在结业测试里拿了第一,成功进入S3中队。进队头一个任务按惯例要双人搭档,施子铭就这样被拎到我面前,张口就喊我小圆。

他大概是在凌晨五点被中队长拎起来的,风纪扣敞着,脸没洗,睡眼朦胧。这人揉着眼睛站直了,冲我看过来:“你就是那个什么……小圆是吧?我是施子铭,请多关照啊!”
我感觉脑子里有根弦将崩未崩,咬着牙迸出一句话:“施子铭中尉,我叫肖元。”

彼时我既没认出这是四年前顺手救我的人,更没想到我会跟这个喊我小圆直到退役的傻逼拿了三次S3中队年度最佳搭档。时至今日我都没想明白我哪来这么好的涵养没有队内私斗谋杀搭档,任凭这朵败坏S3中队的奇葩活到现在。

他全无所谓地点头:“哦,肖元。还是小圆顺口。肖元同志啊,要不你代号就叫小圆吧?魔法少女,多好。”
我强忍住提醒他魔法少女小圆结局并往他脸上狠揍一拳的冲动,尽量礼貌地把任务概况递给这个还没清醒的家伙。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