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笛风

人歌人哭水声中。

上将军笛子乃塞北一绝,笛音在塞上黄昏里悠悠地响,长烟落日孤城闭。
好听是好听,但要么悲怆要么寂寥,从没有过什么轻灵小调。漆将军固然出身江南,但是在日暮时分一身黑甲远眺边关独自吹笛的人,哪里奏得了江南曲?
所以漆悦以笛音和着季晓舞剑时苏央险些把下巴磕在地上,他家将军居然会这种轻灵曲子,简直比蓝妍长公主洗手作羹汤更不真实。
上将军对他参将下巴的状况全无所觉,他似乎心情很好,唇角微勾,笛声越发跳跃灵动。
苏央莫名其妙地觉得漆悦马上能拿他那疾风苦雨愁煞人的笛子吹春江花月夜。他被这太过荒诞的画面惊得险些喷出正喝着的酒,憋得脸色发青。
苏参将要是知道他家将军喂过几十次季晓养的猫,对白云镇的桂花酒情有独钟,并且真吹过春江花月夜,大概能直接噎死。
怪不得他,漆悦这个丧门星似乎天生与“轻柔”“温和”“人情味”无缘,十年如一日地摆一张漠无表情的脸,无论敌将救过他娘的命还是砍过他娘的头都不能让他下令的声音变一下。
漆将军素来被称无情,兴许那双红瞳孔就定了他身上缺乏人味。妖将漆悦听得多了,连苏央都要怀疑上将军还有没有人心。
苏参将总算咽下去那口酒,喘匀了气,这才生出一丝欣慰来。
挺好的,他在笛音剑舞里由衷地想。

评论